任选9场奖金最低多少

首頁 | 滾動 | 國內 | 國際 | 運營 | 制造 | 終端 | 監管 | 原創 | 業務 | 技術 | 報告 | 博客 | 特約記者
手機 | 互聯網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計算 | 三網融合 | 芯片 | 電源 | 虛擬運營商 | 測試 | 移動互聯網 | 會展
首頁 >> 業界名博 >> 正文

蘋果、華為、富士康為什么不推崇996工作制,它們如何激勵員工?

2019年4月18日 16:35  搜狐號  作 者:康斯坦丁

最近一段時間,關于996工作制的討論席卷全國,劉強東、馬云、人民日報的觀點讓討論進入白熱化,這些大佬對立面站著千千萬萬的職場人,他們各抒己見,憤慨之情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正如某理性媒體所言:我們討論996工作制,最大的收獲不是一錘定論“996是否合法”,而是在錯綜復雜的爭辯中,找到屬于自己的人生模式,進而推演出更值得推崇的工作文化,事實上,不同地域間的職場文化大相徑庭,也常因國家所處發展階段的不同,而催生出迥異的工作、生活文化,這些背景又加劇了這個話題的復雜性。好在,筆者認為996工作制討論應該不會影響到管理者的立法標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們不得不在現有的體系中平衡工作和生活,企業自有制度,員工也有離開的自由。

相關數據統計顯示,中國互聯網企業是996工作制的重災區,這和他們的工作性質有很大關系,比如碼農們常常需要爭分奪秒地寫代碼,誰先上線App store,誰就能甩出后來者好幾條街,有很多App都是不需要第二名的;此外,互聯網大都是服務性企業,他們承諾24小時到家,隔天送貨之類的服務,需要員工們常年奔波在路上,快遞小哥在最繁忙的時候常常需要早上7點上班,晚上11點下班,拼一拼月入萬元不是夢,難怪馬云和劉強東不得不把“我們公司就是要求996工作制”包裝成為“這個時代屬于奮斗者”之類的雞湯,真是沒轍。相比之下,蘋果、華為、富士康這些硬件重資產企業,卻未站出來評價996工作制,估計他們也懶得搭理這些輿論,但毫無疑問,他們都有著獨特的管理之道。

華為狼性,蒂姆-庫克在微笑中刺激員工?

談到蘋果,人們首先聯想到的是萬億市值,前無古人的現金儲備以及尚未有消退跡象的盈利能力,這些數字都非常偉大,但偉大的數字背后,卻是iPhone產業鏈上百萬人孜孜不倦的工作,如此過程是枯燥的、煩悶的,甚至不符合人性的。

自庫克上任之后,蘋果的組織擴大了三倍以上,他們不是天才,大都是供應鏈管理人員,有的人負責購買設備,終日泡在生產車間,觀察設備的運行狀況以及耗材的使用量,以發現任何可以降低采購成本的機會,有的人負責管理物料,因為要盡可能地縮小庫存,他們不得不仔細盤算市場部給過來的需求,一面質疑forecast的準確性,一面又馬不停蹄地催促供應商交貨,常常因一份生產計劃,而開上5個小時的會。依照其錙銖必較的風格,庫克應該有那種“看到員工閑著就難受”的心態,于是,他給每一位員工都配發了蘋果電腦以及打折銷售最新款iPhone,這些電子設備都要安裝蘋果的工作郵箱,表面上看是員工的福利,但卻把員工的工作時間擴張到了全天候,特別是對于一些亞洲員工來講,他們是蘋果組織的最底層,常常要顛倒時差和美國總部溝通,如美國總部早上8點上班,亞洲員工就要熬到晚上十點,會議稍微有些不順利,就奔著凌晨去了,如果說996工作制太苛刻,那么,服務于外企的亞洲人的工作制度,簡直要用“殘忍”來形容。好在,蘋果最底層的收入水平,都相當于國內企業的中層水平,且不會要求員工到辦公室的時間,畢竟,移動辦公。

相比之下,華為則是另一種奇葩的存在,很多時候采用“專案制”,也就是說,公司只布置任務,然后看效果,比如某資深工程師接到一個項目之后,需要通宵達旦地搞懂一本800多頁的通信書籍,為了盡早交付成果,不得不日夜趕工。華為向員工提供了人均70萬的年薪,絕對不是要買他們的時間,管理者更關注成果,華為的人資部門會在全國各地的辦事處掛上一個光榮榜,旁邊再掛上一個臭蟲榜,從而時時激勵著員工不斷地自我加壓。眾所周知,華為講究狼性,滲入骨髓的狼性,他們比之單純的996工作制更加殘酷,這也是為什么華為曾經連續幾年都有員工出事,頗值得深思。

迷戀加班,富士康員工盼望著996工作制

蘋果和華為都是精英型企業,他們支付給員工高額的工資,不僅僅購買他們的時間,更要購買員工的創意和才華,相比之下,富士康的底層員工則要單純地多,他們奉獻著自己的青春,完成單調、枯燥、乏味的工作,擦著城市最低標準的工資,只能購買員工的時間,而流水線上的年輕人,他們有大把的時間,而且從來不覺得自己的時間有多寶貴,郭臺銘曾經說過:80%的富士康員工喜歡加班,如果不加班,他們回到宿舍、回到家里也只會把時間浪費在打游戲、泡吧上。總裁所言非虛,因為富士康嚴格按照法律規定支付加班費,平時加班需要支付1.5倍,周六日需要支付2倍,法定節假日需要支付3倍,絕大多數員工都希望自己能多加一些班,以提高自己的綜合收入。

據一位離職員工介紹,生產旺季的加班費常常占其總收入的40%以上,實在是不小的誘惑。如果每周都能996工作,那估計是他們最幸福的事情之一,當然,富士康流水線員工普遍年輕,有大把的時光浪費,絲毫不懼怕996工作制,甚至格外歡迎,尷尬的是,一旦進入生產淡季,他們就只能工作8個小時。富士康管理員工的收入,最經典的辦法就是靠調整加班,根本不可能推崇996工作制。

事實上,從蘋果、華為、富士康的不同特點來看,每個國家、每個企業都有著專屬的工作制度,大可不必糾結,同時,我們也絕對不能否認“天道酬勤”,現在大陸經濟騰飛,和中國普通人的兢兢業業密不可分,而美國之所以能保持全球領先,也得益于公民的奮斗精神,反觀德國、意大利、挪威、芬蘭等高福利國家,經濟一度陷入疲軟,但我們又不得不反思,歐洲這些國家又是如何在日益激烈的國際競爭中,保持高福利、保持超高的幸福指數呢?或許,全世界的人類都需要一個模型,不止于工作的996,還要生活精力的分配:有錢還要有閑,有一生為之奮斗的事業,也應該有稱心如意的愛好,筆者認為,中國人把自己的“幸福模型”建好,才是996工作制廣泛大討論之后的最好成果。

編 輯:章芳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2018年9月15日,中國電信董事長楊杰在2018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無..
精彩專題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中興MWC19世界移動大會
2018年度中國光電纜優質供應商評選結果
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任选9场奖金最低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