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选9场奖金最低多少

首頁 | 滾動 | 國內 | 國際 | 運營 | 制造 | 終端 | 監管 | 原創 | 業務 | 技術 | 報告 | 博客 | 特約記者
手機 | 互聯網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計算 | 三網融合 | 芯片 | 電源 | 虛擬運營商 | 測試 | 移動互聯網 | 會展
首頁 >> 業界名博 >> 正文

5G商業模式論:沒有新思維的5G就是4G

2019年4月15日 15:11  搜狐號  作 者:陳志剛

沒有認知和思維模式的變革,5G就是4G。

全球的對數字化感興趣的人們都在翹首以望,等待5G到來之后截然不同的應用出現,略顯失望的是,目前還沒有。

并不是其他原因,而是思維模式限制了我們的想象力。

5G連接了人和萬物,新的連接能力需要新的思維模式。技術的進步在5G到來之后,行業的人們的想象力第一次不夠了,所以我們需要定義一種“5G思維”(Thinking by 5G),才能發現并創造“生于5G”的應用(Application 5G Natived)。

無論是電信設備制造商、運營商還是個人/行業客戶,都已經習慣了線性思維——亞里斯多德曾經提出垂直思維,其思考方式主要為“單線定義問題,必須遵守既定流程,在問題解決前并無其他更改方式或途徑”(維基百科)。

比如那些希望能夠把5G的帶寬填滿的應用,毫無疑問是一種源自垂直思考的應用,這些應用在4G時代的問題已經被定義了,業務流程也非常的清晰,只不過是在5G之前,受限于整個帶寬,無法給用戶帶來基本的體驗,從而無法形成貨幣化的應用市場,我們可以列一個很長的清單,比如:AR/VR、云游戲、無人機、4K/8K高清視頻、5G機器人、5G醫療車、5G課堂……

這些源自線性思維的5G應用,只不過是用更寬的帶寬重新定義了業務體驗,卻并有重新定義業務本身,那么尷尬就接踵而來:市場是否原因為這種體驗的改變買單呢?目前看是非常不樂觀的。

因為線性思維只關注可知問題的解決,或者局部性的某個環節的效率/能力的提升,無法從更宏觀的視角重新定義整個業務本身,從而無法重新定義價值,自然也就很難以抓住新的貨幣化的機會。

我們以5G AR為例——這一應用已經在中國和全世界的多個地方被用于旅游、教育、市政等場景下,盡管用戶可以基于5G體驗新的視頻內容,但是這種體驗僅限于帶寬改善帶來的好處,以下問題依然沒有改變:

1) 沉重的終端給佩戴者帶來的不適感

2) 內容生產者能否獲得足夠的收益,才能有動力產生足夠豐富的內容

3) 法律的監管帶來的潛在風險

4) 行業的業務流程是否已經做出來根本的性的改變

當然,也會有人說這些問題需要時間來解決,這個觀點并沒有錯誤,但是我們要意識到一個問題,即市場并不會因為理解一個新的技術需要時間解決問題而愿意買單——有誰會為一個半成品的非端到端的體驗買單?

顯而易見,線性思維無法解決5G來臨之后,整個社會面臨的困境,我們需要一種新的思維,即水平思維(Lateral thinking)。

水平思維——是一種“以非正統的方式或者顯然地非邏輯的方式來尋求解決問題的辦法”(牛津百科大辭典,百度百科),水平思考方式主要為“多向水平定義問題,在問題解決前有其他更改方式或途徑”(維基百科)。

這是由“法國學者愛德華·德·波諾(Edward de Bono)在其于1967年出版的著作《新的思考:水平思考的應用》(New Think: The Use of Lateral Thinking)中首先提出(維基百科)。多用于創新,目前已經是主流的創新思維模式。

在具體思考上,可以采用幾種典型的思考方式,比如我們可以隨機思考在5G下如何把螺絲刀和茶壺聯系起來,或許我們會沿著這個看似完全無關的事物,尋找某種可以創新的東西:

1) 螺絲刀是一種工具,可以用在工廠

2) 手里的茶壺看上去有點瑕疵質量不好

3) 生產茶壺的工廠可能需要螺絲刀作為工具

4) 一把螺絲刀的操控流程是否會影響茶壺工廠機器的運轉效率

5) 目前茶壺工程的破損率是不是比較高?

6) 數字化的螺絲刀能否改變茶壺工廠的產品合格率

7) 找到這個茶壺的瑕疵,能否找到是哪個螺絲刀擰的哪個機器生產的?

8) 那我們是不是可以通過5G智能工廠解決這個問題?

這種發散性的、看似隨機性的思維,是一種水平思考的模式,把看似毫無關聯的兩個事物聯系起來,是一種社會化大分工背景的思考模式。

德•波諾在1998年在澳大利亞關于展望聯邦前景的憲法公約會議分享了一個故事,對于認知水平思考頗有啟發:很久以前,有一個人把他的汽車一半漆成了白色,另一半漆成了黑色。他的朋友問他為什么做如此奇怪的事情。他回答道:“因為不論什么時候我發生車禍,路兩邊的目擊者在法庭上都會爭論看到的車子是白色的還是黑色的,這十分有趣”。

在具體的實踐中,關于水平思考,有很多實踐的路徑,比如隨機的想法、令人興奮的思維方式(故意方法事物的某個部分)、概念擴散的想法(一種概念擴散到其他事物)、叛逆的構思方法(將廣泛支持的想法視為錯誤開始)(維基百科)。

之所以我認為5G需要水平思維,是因為我認為:

1)5G是一種連接萬物的通用技術

2)萬物之間的是有聯系的,這種自然的聯系、社會的聯系

3)只有水平思維才能發現萬物之間的聯系,并改善這種聯系

4)只有水平思維才能發現新增的價值,并發現價值的分配

那么顯然,我們需要把水平思維作為一種5G時代的主流思維模式。

編 輯:章芳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2018年9月15日,中國電信董事長楊杰在2018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無..
精彩專題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中興MWC19世界移動大會
2018年度中國光電纜優質供應商評選結果
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任选9场奖金最低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