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选9场奖金最低多少

首頁 | 滾動 | 國內 | 國際 | 運營 | 制造 | 終端 | 監管 | 原創 | 業務 | 技術 | 報告 | 博客 | 特約記者
手機 | 互聯網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計算 | 三網融合 | 芯片 | 電源 | 虛擬運營商 | 測試 | 移動互聯網 | 會展
首頁 >> 快訊 >> 正文

三星愛普生撤離,福特空客等扎堆進駐,深圳產業鏈正重新洗牌

2019年4月12日 08:25  南方都市報  

3月份一則“愛普生撤離深圳”的公告,引起業界的關注。對此,業內有不同的爭議和看法。有一種聲音就指出,企業進出城市是遵循了市場的規律,而縱觀深圳近年以來進入和撤離的企業,招商引資新來到深圳的外企亦不在少數,而且外企的到來往往也帶來了整個產業鏈的重新洗牌。

來深34年,日企愛普生宣布撤離

1985年1月,愛普生技術(深圳)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為日本精工愛普生集團在深圳投資成立的一家外商獨資企業,系占地面積6.4萬平方米,廠房面積91700平方米的大型制造企業。

根據年報顯示,愛普生技術(深圳)有限公司2008年到2011年年度營業額均超過10億美元。而在今年3月14日,愛普生則發布公告稱:“愛普生(深圳)有限公司是精工愛普生集團在深圳設立的手表制造公司,計劃于2021年3月底停產。該工廠的停產關閉,對精工愛普生集團目前在華運營的其他制造及銷售業務無任何影響。”

愛普生的撤離,讓人聯想到去年三星、奧林巴斯的相繼撤離。去年年初,三星關掉了位于南山的深圳三星電子通信有限公司,并制定了員工遣散的賠償方案。而去年年底,在停產7個月后,奧林巴斯做出了將深圳工廠出售的決定,將生產集中到越南同奈省的工廠,以提高生產效率和盈利能力,并加強數碼相機業務在國際上的競爭力。

再往前,2017年霍尼韋爾宣布關閉其子公司——霍尼韋爾安防(中國)公司在中國深圳福永的工廠;2016年飛利浦照明全資子公司——飛利浦燈飾制造(深圳)有限公司5月31日正式停止運營,不再進行任何生產。

福特、空客等世界頂級企業紛紛來深

而此次愛普生的撤離,讓“外商撤離潮”等關鍵詞又聯系到了一起,并且有聲音指出,電子通信類外企出走深圳比例持續加大。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有“撤離”就有“進駐”。深圳市商務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市設立外商投資企業14834個,同比增長119.54%,實際使用外資82.03億美元,同比增長10.83%。

在這些進駐企業的名單中,可以看到不少世界頂級企業的名字。去年底的“深圳市2018年投資推廣重大項目簽約大會”上,宣布了33個重大項目集中簽約,包括美國福特汽車公司亞太智能出行創新中心、SHARK國際運營總部、美國即聯即用公司華南總部等,投資總額約736億元人民幣。

前年底的“深圳市2017年投資推廣重大項目簽約大會”上,36個重大項目集中簽約也包括:英國ARM(中國)總部、美國WeWork公司深圳創新中心、敦豪(DHL)華南區營運中心、加拿大Steve Mann教授團隊可穿戴技術研究院、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深圳研究與創新中心等等。

在深圳市商務局官網投資深圳的成功案例中,還囊括了賽仕軟件、蘋果、空中客車(中國)、英特爾、高通、思愛普、微軟等一系列世界頂級企業的名字。深圳市商務局則在發布“2018年深圳新設外企數量同比翻番”時總結指出:“利用外資呈現出指標排名靠前、制造業增長明顯、現代服務業為主等突出特點。”

引進自主研發型外企 契合深圳產業布局

一方面,這些頂級外企因為深圳開放的營商環境、粵港澳大灣區帶來的新機遇而入駐深圳。另一方面,這些招商引資來的外企,更多的都是實力雄厚的科技研發型企業,也給深圳的產業布局帶來了新局面。

從產業布局上來說,深圳規劃了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分別是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制造、綠色低碳、生物醫藥、數字經濟、新材料、海洋經濟,以及生命健康產業、海洋產業、航空航天產業、機器人產業、可穿戴設備產業、智能裝備產業。

而近幾年或引進或自主落戶的外企,往往和七大戰略性新興產業、未來產業相契合,有的甚至填補了深圳某些領域上的空白。舉例來說,歐洲空客進駐深圳,在廣東省深圳市開設了創新中心,計劃與華為技術等在深圳設有基地的中國企業合作,開發通信線路和液晶屏幕等搭載于飛機上的新技術,這是對深圳缺少國家航空航天重大項目的填補。

無獨有偶,“承包了地球上幾乎所有的芯片架構”的ARM落戶深圳,ARM(中國)中方占股51%,ARM中國總裁吳雄昂則表示“深圳已成為ARM中國總部”。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被業界解讀為“中國自主芯片的春天來了”,也契合深圳大力發展新一代信息技術的布局。

還有美國福特汽車在深簽約項目,主導的是智能出行、車聯網,與數字經濟領域相關聯;美國吸塵器第一品牌SHARK,則擁有全球頂級的研發團隊,指向高新技術;美國即聯即用公司是全球成立最早、規模最大的科技創新加速器,累計投資、加速包括Google、Paypal、Dropbox、Logitech等6000家企業,可以說每一個引進來的外企都是實力雄厚,在所屬領域被稱作巨頭,更重要的是,都有自主研發的強大實力。

效果

去年深圳先進制造業增速明顯 企業進駐離場符合市場規律

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曾在“深圳市2018年投資推廣重大項目簽約大會”上指出,希望引進來的企業“為深圳經濟創造新的持續增長點”。而經濟數據的變化,則又是深圳產業格局發生變化的佐證之一。

從數據來看,去年先進制造業和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分別為6564.83億元和6131.20億元,分別增長12.0%和13.3%,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重分別提升至72.1%和67.3%。增速較快的行業有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增長14.0%,專用設備制造業增長10.0%,汽車制造業增長12.4%,醫藥制造業增長25.0%。

從另一角度來看,外企的離場與進駐,也恰好印證了經濟學的發展規律,并揭示著深圳經濟發展進入了新的階段。這些年隨著土地、工資等成本的上升,不光是深圳,珠三角一些外企都有出走到東南亞國家,尋找便宜的土地和人工。

對于深圳來說,是否可惜?深圳曾有三次制造業出走的危機,分別是1995年上半年,“三來一補”型臺資、港資出逃;2003年左右,低端制造業外遷,僅有總部或研發中心保留;以及2011到2012年,制造業成本高帶來的外資陸續撤離。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教授、博士生導師、深圳市原副市長唐杰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指出,這三次的制造業撤離,并沒有使深圳崩潰,反而使深圳從跟跑、并跑,跨躍到領跑。

換句話說,部分制造類外企撤出反而成了深圳倒逼轉型的契機。但是,機遇的同時也是挑戰,深圳在過去面對危機時,一是有賴于市場之手做自主調控,二是持續優化營商環境,使得市場進入新一輪的騰飛。

信號

持續加快優勢傳統產業升級

再回過頭來看愛普生的離場,不僅和深圳發展有關聯,也和鐘表產業自身的發展瓶頸相關。隨著手機與智能手表的興起,傳統鐘表行業的滑坡,已經是業內的共識。中國鐘表協會發布2018年度工作總結時表示,2018年鐘表行業受整體經濟形勢影響,鐘表銷售市場低迷,全行業經濟運行從3月份開始持續下滑,2018年前10個月,鐘表行業生產和銷售能力減弱,虧損面比去年有所擴大,鐘表產業發展遇到較大困難,運行軌跡出現下滑。

即使在這樣的局面下,深圳依然占據著中國鐘表行業的領先地位。中國鐘表“十強企業”里深圳占7個,截至2018年6月,深圳共有近千家鐘表企業,年產值650億元,出口值、出口量均占全國50%以上,全球九成左右的智能手表產自深圳。

在這種情況下,深圳市委市政府釋放出來的信號,不僅僅是要大力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對于鐘表這種優勢傳統產業也要加快轉型升級。3月19日,王偉中到市鐘表行業協會基地調研,強調加快推進優勢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并指出要強化技術研發,推進產學研深度融合,加快攻克鐘表制造關鍵核心技術,著力解決鐘表產業“缺芯少核”問題。

一手抓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另一手抓傳統優勢企業,深圳如何在契合市場規律的情況下,打出一手漂亮的牌來,完成整體的產業轉型升級,還有待時間來檢驗。

南都·深圳大件事訊 傅靜怡

編 輯:章芳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2018年9月15日,中國電信董事長楊杰在2018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無..
精彩專題
2019年世界移動大會
中興MWC19世界移動大會
2018年度中國光電纜優質供應商評選結果
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任选9场奖金最低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