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选9场奖金最低多少

首頁 | 滾動 | 國內 | 國際 | 運營 | 制造 | 終端 | 監管 | 原創 | 業務 | 技術 | 報告 | 博客 | 特約記者
手機 | 互聯網 | IT | 5G | 光通信 | LTE | 云計算 | 三網融合 | 芯片 | 電源 | 虛擬運營商 | 測試 | 移動互聯網 | 會展
首頁 >> 終端 >> 正文

樂視網沉浮:行至退市邊緣 拍賣核心資產輸血自救

2018年9月29日 07:06  中國經營報  

樂視網(300104.SZ)的命運再起波瀾。

在2018年3月融創發布會上直言“有誰愿意接盤樂視,我打折賣給他”的融創掌門人孫宏斌,近日卻耗資7.73億元,坐上樂視控股旗下核心資產樂融致新和樂創文娛第一大股東的寶座。

令外界始料未及之余,也令樂視網核心資產樂融致新出表,由此,樂視網空殼化的預期加強。

樂視網內部人士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之際直言:“拍賣是雙贏的選擇,對于公司來說,亟待資金償還債務。”同時,樂視網也提及“下半年存在持續虧損的可能性。如經審計后公司2018年全年凈資產為負,公司存在股票被暫停上市的風險”。

此次拍賣也被業內視為超級電視品牌“樂融”借助融創旗下的居家、社區、文旅項目獲得新的產品輸出通道。

但在黑電低迷態勢不改、樂視超級電視信用透支等背景下,融創操盤后的樂融品牌,恢復昔日互聯網電視第一品牌的輝煌仍存極大挑戰。

去樂視化

“樂視網近一年可以說是走在從‘去賈躍亭化’到‘去樂視化’的路上。”兩個月前從樂視網離職的一位李姓人士感慨道。

業內傾向認為樂視網‘去賈躍亭化’進程始于2017年7月賈躍亭卸任樂視網董事長。此后,操盤樂視超級電視的梁軍、高飛、張旻翚、蔣曉琳等人陸續離職,劉淑青等融創人士相繼進入樂視網核心崗。2018年7月,效力樂視網十四載的樂視聯合創始人劉弘卸任樂視網副董事長,這被外界視為樂視舊部核心力量落幕的標志。

與人事、組織架構等調整相伴的是融創對樂視旗下超級電視、影業等多個業務板塊的更名及樂視資產不斷質押給融創。此間,承載樂視大屏生態戰略核心的樂視致新更名為“樂融致新”、樂視大廈更名為“樂融大廈”等都被視為融創試圖去掉“賈躍亭”烙印的體現。

樂視網近日數次公告澄清,“賈躍亭先生仍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但融創旗下的投資公司天津嘉睿匯鑫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嘉睿”)以總共7.73億元的底價拍下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視影業(持股比重為21.8122%)和樂融致新(持股比重為18.38%)全部股權,并成為兩家公司第一大股東。這被外界視為賈躍亭控制的樂視控股將失去樂視兩個最優質的資產。

具體到各標的資產拍賣時的估值來看,樂創文娛能夠按計劃持續經營,并實現相應收益預測的前提下估值為34.8億元。而2016年6月樂視網收購樂創文娛時,對樂創文娛估值為98億元,這意味著,目前樂創文娛估值已縮水逾六成。根據樂融致新此次拍賣股權所占比例及成交價格來看,樂融致新估值近13億元。另據樂視網2018年6月公布的對樂融致新估值報告顯示,在市場法下樂融致新估值為96億元。綜合推算,樂融致新目前估值縮水近86.46%。

“不排除融創有懾于流拍而導致資產折舊的顧慮,但從標的資產的拍賣價格、成色、想象空間等來看,投資風格看似冒進的孫宏斌實則投資眼光穩且準。”廣東煜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國平直言。

固然樂創文娛屬于樂視非上市資產,且樂視網有對外界所言及的“賈躍亭徹底告別樂視,孫宏斌全面接手樂視”等類似論調予以明確否認,但作為樂視超級電視載體的樂融致新、內容資源載體的樂創文娛一直被賈躍亭看作是樂視撬動大屏生態,打造“客廳經濟”的核心要素。而此番變化, 這也引起業內對于樂視網賴以支撐的“平臺+內容+終端+應用”大屏生態難以為繼的擔憂。

另據樂視網新近模擬測算統計的結果顯示,如樂視網2017 年度合并范圍不包含樂融致新,上市公司與樂融致新相關的廣告、會員、CDN 服務費等收入占總營業收入比例約40%左右。樂視網也公告稱,若樂融致新出表后,處置日之后樂融致新產生的終端相關的資產、負債、凈利潤及現金流量將不再納入合并范圍。

“這勢必將會引致樂視網營業收入的‘縮水’。”家電分析師梁振鵬稱。

樂視網方面向記者表示,對于業務方面,結合目前雙方經營狀況及發展計劃,不存在因出表而直接導致公司業務經營及公司與樂融致新的合作模式發生根本變化,但存在因樂視網持有樂融致新股權比例變更后,雙方合作模式進一步調整的可能。而上市公司合并范圍最終以審計機構意見為準。

雙贏局面?

融創并不愿就此次司法拍賣做置評。但對于樂視,卻亟待資金輸血。

以樂視網最為外界詬病的關聯債務為例,樂視網與非上市體系于2018年8月首度就債務規模達成共識,認定其約67億元。相比之下,樂視網2018年6月30日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為-4.77億元。

樂視網稱公司現任管理層也在推進與非上市體系的談判進度,期望非上市體系可以解決其與上市公司之間債務問題,但上述樂視網內部人士也表示,“后續談判效果很大程度仍依賴大股東的處理意愿及態度。”

該人士說:“目前上市公司與非上市體系債務處理小組已形成的債務問題處理計劃,并未通過現金方式償還,基本以債權轉讓、資產處置等方式來抵消非上市體系對上市公司的現有債務。”這意味著,樂視網短期無法獲得現金支持,經營困境并不能直接、有效解除。對照樂視網此前披露的信息,截至2018年9月底,僅預計到期的金融機構借款類債務就高達約19.13億元。

在吳國平看來,融創系7.73億元的拍賣款項即便火速馳援樂視網也是杯水車薪。對于2018年上半年實現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創下虧損11.04億元的樂視網來說,短期內通過改善業務經營恢復公司現金流和供銷體系也不現實。同時,已趨于空殼化且債務纏身的樂視網也缺少借助二級市場、金融機構、第三方融資的能力。

此外,樂視網9月26日稱,“控股股東秘書、天津嘉睿郵件回復目前均不存在增持公司股票及投融資、資產整合等化解公司債務危機的方案或計劃。”

在DISCIEN高級分析師張呈正看來,樂視超級電視信用透支和品牌重塑的不確定性是融創必須直面的問題。同時,AVC數據顯示,國內黑電市場銷量2018年仍將延續2017年的近十年新低的局面。對于2017年銷量已由2016年的600萬臺銳減至150萬臺的樂視超級電視來說,在融創操盤之后,尋求逆產業周期增長并強勢回歸主流品牌陣列將是不小的挑戰。

與待卜的發展前景相反的是樂視網股價近日的持續上漲。逾160億元的市值雖相較于巔峰期逾1500億元的市值大幅縮水,但對比TMT板塊絕大多數上市公司的市值來說,樂視網不僅市值泡沫化特征顯著且股價漲幅較8月20日階段性低點近乎翻番。

“樂視網股價如今體現的是游資投機炒作之際的交易價值而非它本身的投資價值。”吳國平直言,樂視網股價極具認沽權證的特點,游資持續炒作或有崩盤風險。

“游資炒作風險疊升使公司很被動,建議投資者注意風險。”上述樂視網內部人士續稱,“公司會于合法合規的前提下,嘗試各種途徑盡力來規避退市風險。”

編 輯:章芳
免責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不代表本站對讀者構成任何其它建議,請讀者僅作參考,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相關新聞              
 
人物
2018年9月15日,中國電信董事長楊杰在2018世界物聯網博覽會無..
精彩專題
中國信科首秀2018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
中國電信綻放2018國際通信展
聚焦2018年中國國際信息通信展
遇見美好未來--世界移動大會·上海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17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任选9场奖金最低多少 麻将二八杠玩法 时时彩稳定平刷 app自助领取彩金38 飞艇计划软件推荐 打鱼游戏 直选组选技巧 在线二十一点手机游戏 四人扑克玩法 时时彩投注技巧 时时彩前二直选跨度经验